探码智慧城市应急解决方案.探码智慧城市应急解决方案,整合应急处置、编制城市应急管理保障规划,提高城市应急综合保障效能。

探码智慧城市应急解决方案


探码智慧城市应急解决方案,整合应急处置、编制城市应急管理保障规划,提高城市应急综合保障效能。

在智慧城市如火如荼建设的今天,数字化赋能的城市管理深刻地改变了一个城市的面貌,然而随着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爆发揭露了城市应急系统的诸多问题和挑战。

问题与挑战

数据获取端-数据收集难无法为终端提供强有力的数据支持

数字化程度有限,数据获取渠道分散,且标准化程度低,导致城市应急系统难以有效支持疫情的联防联控。在这次的疫情仍大量依靠人力,带来时效性、准确性等问题。

  1. 硬件基础和软件应用支持地面数据采集层面未起到快速应急与全面系统作用。例如,各地大量社区实行各街道人工值守,包括人工监控、摸排、登记工作以及志愿者轮流巡逻工作,楼门长、志愿者及党员等轮流24小时值守,物联网终端实时采集数据的应用程度有限。  
  2. 渠道分散割裂:小区手工录入、自主申报、各官方调研报表、各企业申报、各媒体搜集等,渠道多样,数据重叠,未实现互联互通。例如,各地大量社区依赖人工登记记录信息、返程人员依靠电子健康登记表进行自主申报。在居家隔离时,物业填报信息、居委会电话记录信息等渠道不统一,未实现互联互通。 
  3. 标准化程度低:各静态数据、动态数据的不同来源及标准化差异,为联防联控的归总、分析、展示和指挥调度等工作带来极大挑战。例如,各区在自制通行证、三色防疫卡、社区公众号生成电子虚拟临时出入证等方式多样,社区管控方式不一,为后续统计和分析带来诸多不便。

数据流通端-数据互联互通未得到根本解决

政府/商业/用户端数据上下传达不畅, 三端数据融合虽有社会普遍呼吁但无奈尚未实现,为数据流通分析和城市应急作业指挥调度带来根本性挑战。  

  1. 政府端:自上而下来看,中央政府向各地各级卫生及相关部门归集与整合数据的过程中存在时间差和信息差,导致数据治理能力欠缺。例如,某市于2月初发布疫情的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翌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最新修订版诊疗方案,对病毒传播途径的表述为“气溶胶和消化道等传播途径尚待明确”。
  2. 商业端:仍较多停留在对G端数据二手整合而非实际数据一手采集阶段,包括数据整理、疫情可视化监测等,导致数据有一定延迟。例如,以支付宝、百度、CBNData为代表的“疫情地图”,仍停留于基于官方数据进行整合和提供可视化定制地图。  
  3. 用户端:自下而上来看,C端信息无法直接有效上传G端,通过B端传递信息受制于G/B两端数据融通;通过G端填报信息受限于官方各地各级数据的共享壁垒,传递时效、治理能力等效果一般。例如,疫情初期,在多个重灾区县曾出现大量(疑似)病例难以找到合适途径得到收治的情况。

数据平台端-功能有限,平台分散

各地依据自身实际情况和发展特征,初步建立了基于大数据的综合管理与城市应急指挥调度系统,但大多存在功能有限、平台分散等问题。  

  1. 功能有限:受底层数据基础和保障体制机制的影响,在中台数据挖掘分析、应急指挥调度等方面,并未发挥出应有功能与理想效果。例如,已有多个区政府上线疫情防控应急指挥调度系统,初步实现了各级机构间的通信,以及与一线医护人员的沟通和指挥调度。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其智能化程度、功能丰富程度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且其在全国还未普及。
  2. 平台分散:社区、街道、区县、地市相对割裂、闭门造车,在未得到上位指导的情况下,自主建立适用于己方的城市应急指挥平台或调度中心,且标准差异极大,为省际至全国实现联防联控未起到实质性作用。

  例如,各区结合本区特征,搭建了功能各异的智慧平台,但信息系统多停留在区级层面,未实现全市互联互通。  

数据应用端-缺乏数字化统筹部署

导致大量政府人员、志愿者等深入一线,同时在短期内借助数字化应用创新和优化管理的落地举措也有限。  

  1. 部署零散:统一系统化的部署尚未落实,进而导致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不能有效赋能地面作业,实时定位、指挥调度等较为综合的快速响应机制未能有效建立。例如,当前的各类IOC平台初步实现了疫情发布、实时播报展示性功能,但对于指挥调度的实际效用仍在摸索中。
  2. 点状应用:一二线城市以网格、街道为单位,探索了一定的数字化手段(如登记、监测等系统),但囿于各地特征差异,其应对呈现点状形式,未能有效串联。例如,多个区域已实现“健康码”的快速落地,但进出小区时仍有“不奏效”的现象,纸质进出单仍是常态。 

解决方案

找出根本原因,城市需自检并“对症下药”疫情下数据获取、流通、平台、应用的问题总结为方式传统、融合薄弱、协同有限三个方面。结合实际,政府管理机制从顶层设计、协作体系、“地面作战”方面是根由;而机制问题导致参与主体有缺失、协同不紧密,最终致使数据互联难以实现,联防联控更难以落地。

当务之急是建立健全包含城市应急管理体系在内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以此为前提与指导,深度整合各市场化参与方,形成政府/企业/用户端数据的互联互通,最终从政务服务和城市管理等角度,赋能智慧城市的建设是发展的必经之路。

成都探码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应用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实现数据资产化运营的高新技术企业。业务覆盖多个行业,致力于智慧城市方向各类解决方案的推广工作与大数据产业生态链的构建,我们采用先进的技术,实现数据从采集,处理到应用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优秀的解决方案已成功应用到文化金融医疗水务交通舆情智能制造等政府重点部门和领域。

探码科技智慧城市应急管理系统产品介绍

方案背景  

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安全事件的处置能力是城市现代化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现阶段,我国正进入“突发公共事件的高发期”和“社会高风险期”,每年因各种灾害、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达6500亿元左右,占GDP的6%,构建一个好的城市应急系统,在提升城市智慧建设的同时更是大大较少了突发公共事件对政府财产的损失。

方案概述

探码科技智慧城市应急管理系统突破现阶段各种专业指挥中心的限制,实现政府跨地区、跨部门、跨警区以及不同工作人员之间的统一指挥协调、快速反应、联合行动,从而实现城市的常态化管理和紧急事件的全生命周期指挥。智慧城市应急管理系统整合城市人防、能源、电力、环保、卫生、交通、水利、通信、安监等行业的专业指挥平台,实现了:

· 以物联网为基础的城市各类信息汇集能力

· 对各部门城市运营数据的整合、分析与预警能力

· 对应急物资在线管理,掌握物资的实时状态及使用情况

· 对城市紧急事件的快速反应和协同指挥能力

· 完善的预案、演练管理机制,充分的事前准备能力

· 决策管理部门可以从整体上监测、掌控所辖区域各方面社会、经济运行的态势

· 减少政府和企业部门信息重复采集,提高信息利用率和时效性

· 提高社会的整体减灾防灾、灾后恢复能力,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秩序稳定

总体框架  

探码科技智慧城市应急系统:通过公共通信网和专用传输网络,将各种智能探测设备、各种报警设备、各社会应急联动单位及其专业指挥中心、城市应急中心和决策中心的语音、数据、视频等信息进行无缝集成,实现统一通信、统一指挥、调度,并将上述资源统一整合为应急中心系统的共用资源,从而使得整个系统的资源得到合理的应用。确保平时可提供信息采集、分析、汇总、实时监测和模拟演练功能;战时完成虚拟组织架构设立、应急方案输出、事件过程管理、指挥调度等功能的城市应急管理系统。

项目的先进性及创新点

数据采集与整合

探码城市安全和应急管理大数据治理系统应采用主流成熟的技术、分层解耦的体系结构来构建。系统整体技术架构可分为数据接入、数据存储、数据计算、数据服务4个层次。探码智慧城市应急系统提供一整套规范、高效、安全的数据采集与整合机制,实现结构化数据、非结构化数据的统一整合和过程监控。

  • 在数据接入层,运用各种采集传输计算处理所有数据的接入采集传输工作,包括数据抽取工具、日志采集传输、分布式消息队列等,全部采用基于分布式在线和离线服务框架。
  • 在数据存储层,使用分布式文件系统、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分布式列数据库等技术实现结构化、半结构化、非结构化数据的存储。
  • 在数据计算层,使用实时计算、流式计算、离线计算、资源管理等技术来实现数据的处理。
  • 在数据服务层,利用数据服务接口,为用户提供查询检索、比对监测、数据统计、数据订阅、数据推送、数据管理等数据服务。

数据共享共通

探码科技智慧城市应急系统,实现了各系统通过访问服务达到数据互联互通。通过库表、文件、服务接口等方式实现市本级应急管理部门内部以及与外部的数据共享交换。与市本级政务共享交换平台对接获取同级部门应急管理业务相关数据,分类接入自然资源、水利、气象等外部单位信息资源;与部级数据共享交换接入系统对接。打破各级各部门数据孤岛的状况,实现了各级数据互联互通。

多层次的可视化的监管

探码智慧城市应急系统深度融合GSD数据以及IoT数据,可为城市应急管理提供数字底板支撑服务为及“一张图” PasS服务,是智慧城市应急管理的有效工具。可在应急处置过程中,可提供预案、监测、预警、处置、跟踪、追溯、分析等服务:帮助政府在紧急情况下调动救援资源,节省救灾物资调配时间,打造一个多点结合、多方互动、全方位、多层次的可视化监管体系。

蜀ICP备15035023号-4